<rp id="m71pw"><object id="m71pw"><input id="m71pw"></input></object></rp>

      <dd id="m71pw"></dd>
    1. <tbody id="m71pw"><noscript id="m71pw"></noscript></tbody><em id="m71pw"><tr id="m71pw"></tr></em><em id="m71pw"></em>

      首頁>檢索頁>當前

      新時期來華留學教育發展的現實困境及對策

      發布時間:2023-12-11 作者:孔曉虹 來源:中國教育新聞網—《神州學人》

      新冠疫情之后,世界進入一個新的發展時期,社會、經濟、文化、制度等各個領域乃至世界格局都發生了深刻變化,當今世界正經歷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在當前復雜多變的形勢下,反全球化、逆國際化、保護主義和單邊主義暗流洶涌,世界發展態勢不斷變化激蕩,高等教育國際化進程正經受前所未有的挑戰,并發生著深刻的調整與變化,來華留學教育也面臨更加錯綜復雜的情況。

      來華留學教育是我國高等教育國際化進程中必不可少的組成部分,近10年我國高等教育國際化水平取得明顯提升,但疫情讓來華留學教育的劣勢與短板更加凸顯,矛盾與問題進一步暴露。疫情后,來華留學教育面臨著檢視整改和重拾信心的問題,新時期如何強化制度的頂層設計,切實保障招生和教育教學質量,加快提升國際化管理水平,拓展渠道促進中外人文交流,繼續做大做強“留學中國”品牌,是一個迫切需要思考和研究的課題。

      來華留學教育發展的影響與制約因素

      疫情的沖擊對我國來華留學教育造成了一些不利影響,在具體工作上,生源結構、教學質量、師資水平、政策支持等方面的短板問題暴露得更加明顯。

      一是生源結構需要調整優化。生源結構失衡主要表現在生源國別結構比較集中、教育層次偏低和學科結構分布不合理等三個方面。從生源國別結構看,亞洲國家一直占主導地位。根據教育部發布的來華留學統計數據,生源國排名前15位的國家,除了美國、俄羅斯和法國外均為亞洲國家。從教育層次看,有來自196個國家和地區的49萬余名來華留學生在31個省、自治區、直轄市1004所高等院校和科研院所學習,但近一半接受的是短期非學歷教育,接受學歷教育的留學生占總人數的52.44%,研究生層次的留學生僅占國際學生總數的17.2%,這一數據與同期美國、英國、澳大利亞等國家的國際學生比例差距明顯。從學科結構分布看,工科、經濟和管理三個學科的留學生占比達56.8%,與教育發達國家留學生偏好STEM和FAME等就業前景較為廣闊的學科專業布局相比還有差距。來華留學生的生源層次和結構會直接影響國際化辦學水平,分布不均衡的狀況會使國內高等教育國際化程度分化更加嚴重,也不利于我國實現高水平對外開放的戰略目標。

      二是教師積極性和教學質量有待提升。一項對2372名高校來華留學生導師的問卷調查顯示,54.0%的導師認為目前國際學生生源質量不夠理想,71.3%的導師認為自己所指導的留學生中文水平難以保證他們順利開展專業學習。在接受問卷調查的55名研究生院院長中,有47人認為當前來華留學研究生生源質量不佳。這說明教師對來華留學教育工作的認可度不高。開展來華留學教育的高校普遍師資力量不足,長短期外籍教師占教師總數的比例不到5%,限制了小班教學、研討課等教學模式的開展。在英文課程師資上,真正擁有雙語教學能力的教師比較缺乏,多數英文授課教師并未受過專業的留學生授課技巧培訓,缺乏對來華留學生中國文化和行為規范的指導意識,僅是因為有海外留學背景而被要求負責英文課程,這也導致教師教學模式與留學生實際需求存在較大落差。

      三是留學生日常管理工作有待進一步加強。留學生管理服務水平相對落后,一些高校將留學生與中國學生完全區別化管理,輔導員老師無章可循,只能采用管理中國學生的方法管理留學生,中國學生認為留學生受到優待,而留學生又認為自己受到不公平對待,學校管理陷入“兩邊不討好”的尷尬境地。高校管理隊伍缺少跨文化交際能力,常常會因為文化差異產生矛盾。疫情之后,很多留學生存在對學業、就業等的焦慮,學生的價值觀及心理認知都產生了極大變化,以上都說明高校留學生管理工作在一定程度上存在不到位的情況。

      四是高校開展來華留學教育的內生動力不足。一些院校普遍存在招生錄取機制不健全,培養過程管理機制不完善,實習與畢業考核環節監管不到位,管理隊伍配備不足、投入不夠、發展空間受限等問題,這些都導致高校對來華留學教育的內生動力不足,而且近年來來華留學負面輿情及涉事院校應對不力,加深了社會輿論對來華留學教育的誤解,在一定程度上影響了來華留學教育工作創新的積極性。

      來華留學教育面臨的現實困境

      從宏觀層面來說,來華留學教育的發展面臨著經濟發展因素、政治外交環境、國內外輿論、辦學規模與質量效益的矛盾等現實困境。

      一是留學生家庭經濟及相關因素造成的困境。全球新冠疫情和局部地區沖突已經嚴重沖擊了各國經濟,重創了民間資本,學生及其家庭負擔不起海外留學費用的現象增多,加上世界范圍內生源爭奪戰日趨激烈,在很大程度上影響了來華留學生的規模。此外,就業移民仍未破局,美國、加拿大、英國等西方國家能夠吸引全球優質留學生的法寶,除了高等教育質量和高額獎學金外,還有對留學生畢業后的就業和移民選擇提供政策支持,而我國對高素質、頂尖人才的國際移民供需市場尚未培育成型,因此無法形成優秀留學生轉化為優質移民的土壤,難以吸引優質的國際學生。

      二是全球政治外交形勢造成的困境。如今國際環境趨于嚴峻,中美關系走向不確定性和技術競爭不斷向經濟以外的領域蔓延,進而傳導至教育領域。這種影響最大的可能就是中美雙向的國際學生流動減緩或雙向留學事業受到兩國相互的簽證政策主導,甚至美國有可能通過顯性或隱性手段組建各種盟約和“小圈子”,使用外交和輿論等手段對其盟國以及“一帶一路”沿線國家施加影響,間接影響來華留學主要生源國家學生留學中國的意愿。

      三是辦學規模、質量和效益問題造成的困境。之前來華留學發展以低水平集聚為主,雖規??焖贁U大,但結構層次還有待優化,來華留學生的數量增長和質量提升尚不匹配。疫情后,我國仍處于高等教育國際化發展提升轉型的關鍵時期,但很多高校經歷疫情后,對開展來華留學教育更加審慎,對招生和辦學質量保障方面的重視度和實際投入明顯不足。教育質量內部監督體系尚不完善,校內管理部門之間協調和配合不夠。

      建議與對策

      紛繁復雜的國際形勢無疑給來華留學教育帶來一些不利影響,但也提供了加快轉型、提質增效的“窗口期”。從人類文明發展和世界高等教育發展的大趨勢來看,招收國際學生仍是各國經濟建設、文化傳播、外交布局和吸引人才的重要途徑。展望未來,新時期我國來華留學教育如何突破困境,走出一條適合中國國情的科學發展之路,是對我國來華留學教育的一個巨大考驗。筆者謹從以下三個方面提出思考與建議。

      首先,大力改革來華留學招生體制機制。

      一是強化“入口關”,提高入學門檻,完善招生標準和審核機制,按照“嚴進”的質量標準,一方面對已招錄的學生進行預科教育,篩選成績合格的學生正常入學,另一方面可以充分發揮海外孔子學院等機構的中文培養功能,聯合東南亞等生源地大國在高中階段培養優秀學生提前推薦入學,推動優質生源招生基地建設。

      二是大力做好“留學中國”推介,借助“美麗中國留學計劃”、中外語言合作交流中心和中文水平考試等平臺,同時通過與駐華使領館、大學聯盟等舉辦留學中國動員會、教育展,發送宣傳資料,完善招生網絡體系,拓展優質生源市場。大力開展來華留學短期研習、學分互換、聯合培養、雙學位、定向培養等項目,以全英文授課項目和具有國際學術影響力的高水平導師吸引高層次學生,招收學歷生特別是碩博研究生。

      三是完善獎學金評審體系,特別是要鼓勵地方高校招收高層次留學生,優化生源布局和國別結構,同時豐富獎學金渠道和類型,形成以政府為主導、社會各界為輔助的多元化獎學金體系,完善獎學金資助內容,將學費、住宿費、生活費、醫療保險費和國際旅費等按照有關規定分開設置,分別確定資助標準,設定明確的獎助學金評判標準。

      四是改變原有自上而下、一元單向的管理模式,探索校院兩級趨同化管理;加強高校自身常態化管理與應急管理策略,密切與政府部門、企事業單位的聯系與合作。

      其次,積極構建以質量為導向的留學生培養模式。

      第一,各方要達成一個共同理念,即來華留學生的培養模式應既體現中國特色、保證質量,同時也要反映市場需求、符合國際慣例。高校應堅持必不可少的差異化政策,積極探索目標多元、形式靈活的國際學生培養模式,特別是要加強全球勝任力和國際理解教育,進一步促進中外學生的融合。

      第二,現階段很多高?!氨就粱苯ㄔO薄弱,缺乏科學而有特色的課程體系。為此,應重視加快全英文課程建設,提高課程教學國際化水平,鼓勵招收來華留學生的二級院系、科研機構推進建設一批符合國際標準、對接國際市場需求的品牌全英文項目,以提升來華留學人才培養質量。對于中文授課課程的考核、論文寫作等環節,也要適當采取人性化措施。當然,這種人性化措施是為了尊重差異,并不等同于盲目放寬留學生的學業標準。

      第三,在教學上應借鑒西方教學方式的優點,增加學生的課堂參與度,培養學生的批判性思維和創新能力,強化教學評價的規范性。

      此外,還要高度重視并不斷提升來華留學教師隊伍水平,制訂高水平師資隊伍建設規劃,明確教師隊伍知識、技能、年齡結構,明確從事來華留學教師的教學資質、專業水平、外語能力和跨文化能力要求等;加快引進世界名校師資,推進外籍教師資格認證,不斷提高師資隊伍國際化水平;鼓勵和支持教師開展來華留學生教學研究,不斷更新教學內容,持續改進教學方法和技能,不斷提升教學效果。

      再次,加快構建形成完善的內部治理體系。

      一是要強化高校在政府獎學金評審和入學考核兩個環節中的作用,首先政府應為所有來華留學本科生制定全國統一學習能力標準化考試,包括漢語言能力和專業基礎知識,并把考試成績作為申請大學就讀的主要參考。在此之前,各高校應嚴把入學考核關,加強對生源質量的把控;在政府獎學金生的招收上,應允許高校自主制定標準預選學生,并將預錄取結果作為政府獎學金評審的主要依據。

      二是要逐步構建來華留學生培養全過程監督體系,進一步修訂完善來華留學質量認證體系,并加強認證工作的權威性和推廣力度,把它上升為國家層面的類似本科教學審核式評估的質量評估制度;研究出臺《來華留學生高等教育質量標準》,強化激勵、認證、評估、督查等質量保障舉措,強化管辦評分離。

      三是堅持趨同化和專業化管理原則,進一步明確高校內部治理的基本尺度,構建以政府管理引導與高校內部質量保障相結合的質量保障體系;強化對從事來華留學生培養教師的激勵機制,帶動各專業院系發揮主體作用;強化對留學生輔導員的培養與培訓,高度重視來華留學生的心理建設工作,全面掌握其動態信息;提高管理信息化服務水平,建立包括在線招生申請管理、考試系統、課程管理、簽證管理、學分管理、學籍管理、畢業管理在內的全周期信息化管理系統。

      四是推動構建留學生管理服務的社會協同機制,大力發展社會多元主體參與來華留學生管理,確立和推廣留學生教育服務的標準化;提升來華留學相關網絡輿情的應對與處置水平,建立涉外網絡輿情風險研判和應急機制,積極回應社會關切,提高應對留學生負面輿情問題的處置能力;建立分層次的學生自我管理組織,積極打造以文化融合為核心的交流平臺。

      作為世界第三大留學生輸入國和亞洲第一大留學目的國,我國來華留學教育在新時期更應深入思考如何實現由“量”向“質”的突破。開展來華留學教育的各高校也應努力探索促進提升國際化水平的有效途徑,將自身發展優勢與國際學生培養接軌,建設具有自身特色的來華留學教育品牌,從而推動我國高等教育國際化早日實現高質量內涵式發展,不斷提升我國來華留學教育的影響力和美譽度,推動我國高等教育國際化進程不斷向前邁進。(作者 孔曉虹系寧波大學音樂學院黨委書記、寧波大學來華留學教育研究中心副主任)

      來源:《神州學人》(2023年第12期)

      0 0 0 0
      分享到:

      相關閱讀

      最新發布
      熱門標簽
      點擊排行
      熱點推薦

      工信部備案號:京ICP備05071141號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10120170024

      中國教育報刊社主辦 中國教育新聞網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Copyright@2000-2022 www.infinitecolorproduction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網安備 11010802025840號

      色色综合_欧洲熟妇性色黄在线观看免费_岳让我扒她内裤_特级欧美aa毛片免费观看